4688美高梅登录中心

 

首页 > 县区之窗 > 洛南县

勇敢的逆行者

2020-09-03 09:00:14
来源:商洛日报 - 4688美高梅登录中心 

  ——洛南县石门镇太白岔村抗洪救灾纪实

  王志锋

  8月5日21时,梯次性暴雨相继狂袭洛南县云蒙山以北的山区。次日零时至2时30分,特大暴雨肆虐石门镇黄龙河流域全境,位于河谷地带的太白岔村多个自然村庄瞬间被卷入排山倒海的恶浪之中,最为惨痛的是居住在庙湾、庙台峡谷中的3个村民小组,99户334口群众完全失去家园,房屋、耕地、道路、电力、电信设施被悉数冲毁。

  8月22日,在石门职中(原洛南县高级职业中学)和张湾、桥河等村的灾民安置点,笔者看到的是一幅幅暖心的情景:戴着红袖章的党员在忙碌地做着服务工作,穿着白大褂的医务人员在巡诊,每户灾民都住进了一至两间安全住房。在太白岔村村委会大楼东边,已经毁于山洪中的数百亩黄花菜基地上,刚刚摆脱特大洪涝灾害噩梦的父老乡亲正在排除积水,清理乱石和淤沙,整修土地,抢种油菜和白菜……

  这天,笔者采访了太白岔村第一书记杨超、副书记倪博和四组组长乔焕朝等同志,又沿刚刚抢通的简易公路,从两河口(黄龙河、太白岔河交汇处)经庙湾到庙台,实地察看了还残留洪水的灾害现场。心潮澎湃之际,渴望通过本文讴歌在抗洪救灾一线战斗的英雄们——

险象环生的撤离

  8月5日17时许,地处太白岔河谷中部的庙湾(太白岔四组所在地)峡谷,依然是白云悠悠、鸟儿呢喃、林木葱郁、炊烟袅袅的人间仙境。

  乔焕朝(现年49岁,2003年入党)的房子建在高出河道五六米一处地势平坦的石坎上,两层小楼紧靠山坡。作为生日礼物,女婿送给他崭新的小轿车停在院中,他送给女儿的时尚摩托车停靠在近旁,一家6口正享受着难得聚在一起的晚餐。

  乔焕朝是依靠务工发家的,农闲时带领居住在庙湾、庙台一带的群众在外从事建筑工作,还建立了“太白岔脱贫攻坚务工微信群”。

  17时30分左右,乔焕朝突然在村脱贫攻坚微信群接到暴雨橙色预警,又相继接到村支书姚当强、副主任姚金社的电话通知。在务工微信群发出通知的同时,他一一给马印成等5名中心户长打电话,要求一户一户上门通知群众预警情况,做好撤离准备。

  太白岔村四组有46户168人,居住在庙湾一带三条峡谷中的5个自然村落,在应对突发自然灾害预案中,安排马印成、李君平、赵国强、席来生、李根榜担任中心户长,随时组织群众按预定路线向安全地点转移。

  21时许,庙湾一带下起小雨,乔焕朝在主河道巡查时,发现河水突然上涨(暴风骤雨袭击了位于岭垴的庙台一带),立即发微信并打电话通知马印成等户长,要求马上上门,户户督查群众撤离。随后,他到自己负责的10户村民家中督查,要求立即撤到他家院子。

  马振娃在外务工,73岁的母亲王绒子耳聋眼花。乔江录脑梗导致半身不遂,妻子在外务工,他一人留守在家。乔焕朝把乔江录背到转移点后,又返回来搀扶王绒子转移。

  考虑到群众有侥幸心理,加上当地只是零星地下雨,也没有闪电和雷声,乔焕朝立即发动轿车、打开车灯,拍摄正在上涨的洪水,在务工微信群发出视频。

  不一会,周边的农户陆陆续续撤到乔家院子。

  清点人数时,发现马新友父子没有到,立即赶到马家。原来,马新友看雨并不大,不相信会有暴雨,父子已经躺在床上。乔焕朝不由分说,直接将马新友拽出大门。这时,李根榜(党员,中心户长)也从乔家院子赶来,拉出马新友的孩子,紧急转移。

  看到这个小山村的群众都已转移到他家院子,乔焕朝再次给5个户长打电话,询问群众转移情况。确认群众都已安全转移,他刚松了口气,却发现马印成不见了。原来,马印成把老母亲背到这里后,又回去开小车了。乔焕朝立即赶到马家,生气地说:“你不要命了?”一把拎起马印成的领口把他拖到高处,说时迟那时快,忽然一阵狂吼,汹涌而来的浪头就把马印成的小车卷走了。

  21时30分左右,暴怒的山洪冲到乔家院子下面,乔焕朝立即组织群众向山上转移。他和孙子走在前面,用镰刀开路,乡亲们扶老携幼紧跟其后,艰难地穿行在密林中。

  刚刚转移到半坡地带,乔焕朝的房子和门前的小车、摩托车全部卷入山洪中。此时,突然从山上滚下一块巨石,从乔焕朝面前飞过。

  在这次特大暴雨灾害中,马振娃、乔江录等群众沿河而建的6座房子无一幸免,建在高处乔焕朝家的房屋也只剩下一根大梁,扭七裂八地躺在河滩中的乱石中。

  所幸,太白岔村四组留守在家的群众,无一人伤亡。

命悬一线的煎熬

  8月5日中午,倪博(西安文理学院毕业,现年34岁,2011年4月入党,2018年11月驻太白岔村扶贫)和杨超、姚当强等同志在村委会商议脱贫攻坚反馈问题整改措施。17时30分许,姚当强从镇脱贫攻坚微信群接到暴雨橙色预警,随后接到镇党委书记何云兰电话通知“今晚有暴雨,要提前做好群众安全撤离工作”,立即启动突发灾害抢险救援网格化管理机制,雷跃灵(监委会主任)、姚金社、窦朝娃(副主任)分别赶往中村(一、二组)、尖角(三、四组)、庙台(五、六、七组)。

  庙台原是一个村,五年前并入太白岔村,距离村委会10公里,窦朝娃就居住在那里。他迅速开车赶回庙台,组织小组干部和中心户长(每人包5至8户),负责预警通知、督查群众、帮助老弱病残和妇女儿童安全撤离。

  18时许,村委会所在地(中村)下起零星小雨,不一会就停了。到20时许,杨超、姚当强等一直沿路巡查,深入沿河居住的农户家中,告知:“今晚有暴雨,放灵醒些,不行就撤。”期间,姚当强与派往各片的村干部和小组干部一直保持通信联系。

  21时许,姚当强接到在庙台一带组织群众撤离的窦朝娃紧急电话,得知庙台突然下起暴雨后,立即向镇长冯新电话报告,同时电话告知其他组的干部,要求立即组织群众撤离。杨超、姚当强等立即深入沿河居住的农户家中,从一组至三组来回往返,帮助群众撤离。

  22时许,冯新、赵占军(正科级组织员)、黄鑫(武装部部长)、闫剑(农牧站站长)等同志和石门交警中队干警带着救生衣等防汛物资赶到村委会,立即组织群众撤离。

  杨超、姚当强坚守在两河口,堵截车辆和行人,严禁进入太白岔区域。太白岔庙台一带建有矿山,他们在这里堵住6辆拉矿车,安排停靠在村委会旁。

  冯新、倪博等同志沿河边公路,一路拉警报、敲锣警示,到尖角时(三组的U型弯道处),公路已经毁坏,他们只好快步疾行,到庙湾口(进入四组的岔路口)时见洪水暴涨,两山之间的峡谷中恶浪滔天,立即撤回村委会。这时,居住在低洼处和平缓处的一、二、三组群众已全部撤到安全地带。

  24时许,所有干部撤回村委会院子,洪水冲出河堤,倒灌进来。考虑到洪水排不出去,他们推东边的院墙,推不动,后用车推,仅顶出一个豁口。这时,雨更大了,洪水从西隔壁明德小学的窗户涌出,大家立即抢救办公楼一楼的电脑、档案。

  黄龙河的洪水冲垮堤坝,淹没黄花菜基地,从东北方向冲垮院墙,几辆小车瞬间被冲走,幸好被矿车挡住。办公楼四周一片汪洋,一楼淹在洪水中。这时,停电了,全村通信信号中断,村上与镇政府、与各组均失去联系。

  大家只好撤到二楼。

  是夜,围困在洪水中的干部谁也没有合眼。周边的恶浪,一浪高过一浪;天空,雷电交加、暴雨如注;不远处,高大的杨树被连根拔起……还有4个村民小组完全失去联系,不知人员是否有伤亡?

  是夜,在镇政府坐镇指挥的何云兰也是焦急如焚,那么多干部、那么多群众失去联系,是生是伤是亡?

  8月6日清晨,村委会周边的洪水渐渐消退,杨超、姚当强等同志?过淤泥,查看周边(一、二组)河北的灾情,但河南区域仍无法到达。

  此时,村委会以东的黄龙河水势依然凶猛,临近的张湾村沿河一带和通往镇政府的公路淹没在洪水中,黄龙河沿线的黄龙铺、太白岔、张湾等村,均与镇政府失去通信联系。

  7时许,冯新、倪博等同志穿上救生衣,沿河道边坡赶往三组查灾,到达与二组的界畔时,洪水依然很大,无法前行。

  13时许,他们再次赶往三、四组。在三组的河对岸,看见居住在较高处的3户农户正在屋内清除淤泥和积水,便冒险涉水,跳过几块巨石和楼板到达对岸,看到群众在濒临倒塌的房子里抢救财物,立即制止。在这里,他们安排群众互助,设立临时食宿点,把房屋受灾户一一安置到位。

  看到眼前的洪水实在难以通过,他们翻山绕行,在山顶遇到乔焕朝,一行走山道继续查灾,沿途看见多处房屋倒塌,两座房子连地基都被洪水卷走。到马英满门口时,许多群众围了过来,见到政府的干部都哭了,说是小南沟的道路、耕地、房屋依然淹没在洪水中,好在无人员伤亡。走到赵强娃门口时,发现一河两岸全成河滩,一户农户在已经悬空的房子中抢救财物,喊话听不见,李东让攀爬到悬浮在河边上的树顶,跳到对岸制止群众,组织互助救助。冯新、倪博等3人没法过河,只好原地折返。

  8月6日中午,镇抗洪救灾指挥部从张湾村的灾情报告中得知,冯新、赵占军、黄鑫等镇、村干部和村民仍然被围困在当地,迅速向有关方面求援。当日23时许,商洛武警支队救援突击队绕道麻坪镇台峪一带的大山,于8月7日10时许,把太白岔村第一批灾民(居住在太白岔河以南)接回桥河村灾民安置点。

  8月7日8时许,黄鑫、李东让等身穿救生衣,绕道过黄龙河借发电机。冯新、杨超和村干部在通往张湾的河道上(两河口黄龙河段)架起滑轮索道,把发电机运回村委会发电,但是,通信信号仍不通。

  10时许,通过滑轮索道,为张湾村送来方便食品。倪博、姚当强等同志沿河绕便道,试图与居住在上游庙湾、庙台一带的3个小组(五、六、七)取得联系,徒步到尖角(四组、五组交界处)时,两边峭壁嶙峋,汹涌的洪水挡住去路,无奈折返。

  8月8日6时许,杨超、姚当强、倪博一行6人从村委会出发,绕便道逆流而上,徒步跋涉。杨超、姚当强、李东让等同志从中村(一组所在地)经尖角(二组所在地)到庙湾(四、五组交界处),户户走访,翔实查灾。赵占军、倪博等同志直接奔赴庙湾、庙台(五、六、七组)一带查灾、救援。赶到两岔河(五、六组交界处)时,集聚在那里的群众哭天喊地,甚为伤心。这里的两道大山之间,原是一处开阔地,居住着五、六组部分农户,现在全成了河滩,洪水仍没有退去。他们在李家台子组织群众互助、安排食宿之后,又兵分两路,一路去六组,一路去七组。

  倪博、姚金社、雷永春一路去七组(庙台),沿途翻越斗大的乱石,经过窦朝娃家时,发现一处滑坡体堵住了门前的峡谷,老窦的小车早已被洪水卷走,幸好房子还在。听他讲,幸亏群众撤离及时,不然10多个人都会掩埋在泥石流中。

  18时许,通信信号仍不通,原庙台村委会(现并入太白岔村)上面的断桥处有微弱的移动信号,赵占军通过微信直接向镇政府报告灾情:五、六组所在的两岔河、庙台一带,已不适宜居住,为防止次生灾害,群众应全部撤离,镇上应组织救援力量紧急驰援。赵占军、倪博等同志详细统计五、六、七组的灾情后,连夜赶往村委会。

  与此同时,姚当强经滑轮索道赶往张湾村,途过一处已经塌陷的大桥时,发现有微弱的信号,向镇政府报告了灾情。黄鑫一行3人绕黄龙河以北的山岭,经过近6个小时攀爬,在当日16时许,赶回镇政府汇报了灾情。

百里驰援见真情

  8月9日6时许,雷永春带村医赶往庙台一带。

  从镇政府到太白岔,走洛华路不过10多公里,但绕山道少说二三十公里。凌晨5时许,黄鑫率领镇基干民兵连43名抢险突击队员,翻山越岭急行军,于10时许赶到太白岔村,送来方便面、干粮和矿泉水。12时许,救援物资抵达四组临时救灾安置点。

  与此同时,石门街党支部书记李新友带领由10名精壮青年组成的救援突击队,紧急赶往太白岔村,送来了大米、面粉、食用油和蔬菜等救援物资。

  稍作休整后,民兵连突击队越险滩、跨激流,逆流而上,于18时许赶到庙湾、庙台交界处,分成3个救援小组,分别由杨超、倪博、李东让带队,深入五、六、七3个组动员群众转移,看到许多群众只穿件裤头,干部和民兵脱下衣服,送给群众。当晚,把3个组的群众转场到庙湾灾民临时安置点,救灾大灶生火做饭。民兵连突击队在王亚军养鸡场宿营,绑扎担架。杨超、倪博和村组干部对转移到这里的群众一一核对。

  8月10日6时许,再次组织群众转移。沿河滩转移时,群众走在前面,担架队走在中间,干部走在后面担任收容队。山路陡峭,乱石嶙峋,经过一处处险滩、一道道激流,4名民兵勉强抬一个人,硬是把8位老人抬下山,一路抬到太白岔村委会。

  期间,张湾村在公共服务中心和文化广场建成临时救援安置点。15时许,居住在庙湾、庙台一带的群众转移到这里,因安置不下,民兵又护送身体硬朗的群众转场到桥河村和原石门职中临时安置点。

  组织群众转移时,倪博、李东让负责断后工作。七组的王行杰死活不愿意撤离,他们做工作说:“要么您老自己走,要么让民兵架上走。”老人回家取衣物时,两名民兵监护,随后一路护送,将其转移到太白岔村委会。确认全部清场后,倪博、李东让随同最后一位群众,于18时许转移到太白岔村委会。

  倪博到村委会后,听说手机信号已经畅通,给妻子郭丹打电话说:“我好着哩,不要担心。”随后,和父亲倪四季通话,倪四季说:“你咋电话一直打不通?咱峪口村灾情严重,咱家好着哩,你二妈家的房子倒塌了,你二嫂家的超市水淹了,抽空回来看看。”接着,他给朋友打电话告知老家发生特大灾害。第二天上午,冀盼(城关镇西寺社区副主任)、王超(景村镇八一村农民)开车绕道石门经白岭,代表倪博给麻坪镇峪口村送去50箱奶、50箱方便面等食品。其实,他家房子的一楼也全部浸泡在洪水中。

  当日,杨超、姚金社护送部分群众到达最远处的安置点(原石门职中),安置妥当后,在返回途中,又到张湾、桥河临时安置点慰问群众。

  8月9日6时许,县路桥公司(公路工程队)开赴石门镇,昼夜不停、全力以赴抢修交通,至12日傍晚,从石门街至太白岔两河口的干线公路、从太白岔两河口到庙湾的通村道路全部抢通。与此同时,沿线电力设施全部恢复供电。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