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8美高梅登录中心

 

首页 > 县区之窗 > 洛南县

暴风雨中的两天两夜

2020-08-19 08:55:04
来源:商洛日报 - 4688美高梅登录中心 

  ——洛南县麻坪镇峪口村抗洪救灾纪实

  王志锋

  8月6日零时,特大暴雨袭击洛南县麻坪镇,强降雨持续两个多小时,地处高山峡谷中的5个村遭受严重灾害,麻坪河上游长达22公里的栗峪河谷陷入排山倒海的恶浪之中,沿河而居的页岭村、峪口村等多数自然村庄被瞬间暴发的山洪卷走。8月7日8时左右,镇政府所在地麻坪街三面被洪水封堵,除麻坪河以北的3个村通过人员往来可以保持信息传递外,镇政府与其他7个村均失去联系。

  栗峪河的洪水一部分冲过峪口的峡口,一部分冲毁前湾(二组所在地)的百亩良田,把水磨一带(一组所在地)劈为两半,一座孤岛只露出半个山头,飘摇在一片汪洋中。在前湾与前坪(三组所在地)之间,从熊耳沟呼啸而来的洪水,一部分泄入栗峪河,更多是冲垮堤坝,灌入前湾的村庄。洪水经过的地方,房屋全部被卷走,到处是残垣断壁,就连稍高处的房子也有两米多高的过水面。新建在前坪的文化广场与原先的河道之间隔着一条公路,高出河道数米。现在公路被冲垮,广场周边的钢筋水泥杆全部被冲断,靠近熊耳沟河与栗峪河交汇处的地坪被冲走。距离河道50多米远的村委会办公楼一楼,仍然浸泡在一米多深的洪水中……

  从8月6日10时至8月7日20时,我随同其他救援人员参与了峪口村等地的救灾。本文记录了我亲见亲闻的一些事情。

  暴风雨中撤离

  间或有几道闪电在空中炸裂,偶尔传来的几声闷雷回荡在峡谷中,发出恐怖的回声。此刻,这里没有一丝风。

  东沟是从栗峪河谷的竹沟口向北伸出的一条南北走向的狭谷,蜿蜒的水泥路一会经过河道,一会经过边坡,从沟口爬行到一处叫姚沟岭的地方戛然而止。在平缓处散居着峪口村第五、第六、第七组的90多户农户。

  8月5日22时左右,居住在姚沟岭的七组村民殷新房正在给去世老人过三年。这时,村民小组组长李振国气喘吁吁地赶到家里,抢过乐队的话筒说:“今晚11时有特大暴雨,所有人必须向指定好的高坡上转移。”

  在两个小时前,李振国从村脱贫攻坚微信群接到通知:“紧急命令:今晚11点至明日凌晨2点,全镇有特大暴雨,请各组干部组织群众在下雨之前必须全部转移到预定地点。”10分钟后,李振国又接到村党支部书记曹新民电话,要求立即上门挨户通知。考虑到五、六两个组的通信信号弱,李振国沿路通知了本组的农户后,又跑到五、六两个组的组长家里告知此事。返回时,又一户一户上门督促。

  这时,从祭奠的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抢过话筒说:“我叫周岐良,是殷新房女儿的公公。我是一名共产党员,一会转移时,请乡亲们听我指挥。”又对李振国说:“队长你放心,这里交给我。”23时左右,随着不远处的一阵惊雷,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从空中砸下,这里突然停电了。李振国、周岐良立即组织群众扶老携幼撤离,20分钟后,在场的群众全部转移到东山方向一处高坡的平坦处。

  在清点人数时,李振国发现张会娃一家四口不见人影,立即下山寻找。张会娃家有5口人,丈夫何平在北京务工,她、婆婆和两个孩子在家。李振国赶到她家时,她的孩子和婆婆正和衣而睡。李振国把老人拉出门,又抱起孩子冲出大门,爬上房后的坡畔。5分钟后房子倒塌,不一会儿被山洪卷走。8月6日,在周岐良父子和殷新房的帮助下,借助绳索和竹梯攀爬山崖,经过4个多小时绕道步行,张会娃一家到达峪口村的抗震救灾指挥部。

  周岐良告诉我们:“受李振国队长的委托,我向村党支部报告,东沟3个组没有一人伤亡,靠河道的19户房子倒塌,其余房子过水,大多数房子是被屋后山坡上的洪水冲垮的。我和几个干部组织精壮劳力,正挨家挨户排查没有倒塌的房子情况。”

  这时,设在隔壁的救灾大灶正在做饭。等待吃饭时,张会娃讲述了自己一家四口死里逃生的经过。

  风雨肆虐村庄

  沿公路而建的倪高东养猪场占地近两亩,周边设有围挡,由永丰镇冀洼村一组村民冀军锋承包经营。峪口村一组村民倪高斌一家居住在猪场的隔壁。倪高斌现年51岁,曾经长期担任基干民兵。

  8月5日22时30分左右,这里下起了中雨。不一会,猪场圈舍积满一尺多深的水,冀军锋从倪高斌家借水泵抽水,倪高斌帮忙接好电后,到家里叮咛妻子赶快带上孩子转移到居住在坡跟高台上的邻居家,自己带了把手电筒,到河边查看水情,路上遇到村支书曹新民和监委会主任殷世民在巡查,殷世民大喊:“你咋还不向高处转移?”倪高斌赶忙跑回家,发现妻子和孩子已经转移到高台上的邻居家,又跑到猪场的高处向四周张望,发现九华超市亮着灯,他立刻跑到那里,对店主何蜜蜂高声斥责:“你不要命了?”何蜜蜂说:“我刚才转移娃时,发现崔肖和两个孩子还在家,你赶紧帮她们去,我马上转移。”

  说时迟,那时快。倪高斌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崔肖家。崔肖没在家,看见两个小孩还躺在炕上,二话没说,抱起两个孩子就走。这时,崔肖从房后面高处的老房子急急忙忙跳下来说:“没事,老房子已铺好床铺。”倪高斌火冒三丈地说:“胡说,队上安排你家要转移到超市后边的高台上。”说罢,一手牵着两个孩子,一手拉着崔肖转移到指定的地方。

  23时,雨小了,但突然停电了。倪高斌再一次跑到猪场。猪场的大门对着公路,但见河水开始漫过路面,他高声喊:“猪场里有没有人?”里边传出女人的答复:“我们都在。”踢开大门,发现冀军锋在收拾发电机准备发电,他的爱人站在水泵旁。倪高斌说:“赶紧撤离,河里的水都冲上路面了。”

  这时,圈舍内的积水也不过膝盖深,进入圈舍时,发现洪水突然从后墙的窗户涌入,他惊慌地高喊:“赶紧跑!”此时,水已经淹到腰部。在圈舍内的洪水挤压下,小门关闭了,怎么也打不开。他摸起一根木棒,把小门砸碎,用手电一照,看到冀军锋双手抓住房梁,惊恐万状地高喊:“快救我老婆!”他的爱人被洪水挤压在前墙的钢丝窗户上。倪高斌一步跨到窗户前,用力撤掉钢丝网,室内的洪水把人连带钢丝网卷出一米多,所幸冀军锋的爱人一把抓住根水管,他猛扑过去抓住她的手,从已经倒塌的围挡旁冲出,跑到猪场后边的台子上。转瞬,猪场被洪水卷走。

  8月6日零时至2时许,暴风骤雨对麻坪镇西部山区的肆虐进入高潮。狂风卷着暴雨,鞭打着受伤的大地;山洪犹如脱缰的野马,撕裂着每一处田园;雷鸣和洪水的咆哮,给每一颗心带来恐惧。6日上午,洪水逐渐消退了,熊耳沟河沿着原有的河道注入主河道。但是,九华超市前的水泥地坪已经悬空,崔肖家的后房和前方都已成为废墟。

  熊耳沟位于峪口村东北方,大致呈南北偏西走向,也是一条多岔的狭长峡谷,与东沟比要陡峭得多,全长10多公里,居住着峪口村8个组210户近900名群众。8月5日20时左右,8个组的干部都接到紧急命令。大约22时许,这里下起了中雨,停息了20分钟后,突然下起倾盆暴雨。半小时后,第一次洪峰从峡谷狂奔直下。8月6日,我从群众口中了解到,居住在峡谷中部的李娜、张建设两户人家,可能在初次中雨停息后,从转移点返回家中睡觉,被洪水冲走。

  搜救失联群众

  “8·6”洪灾发生的当日4时,洛南县武警中队派出的12名突击队员赶到麻坪镇,分为两组沿河搜救失联群众。

  排长沈志云、班长胡正伟率领的第二组,沿河北搜寻。骆仁刚队长带队的第一组沿河南搜寻,途径栗峪河、油坊河交汇处时,发现孤岛上的群众齐声呼唤:“解放军来了,解放军万岁!我们有救了。”一行7人牵着绳索,艰难地向孤岛行进,经过3次尝试终于攀爬了上去。

  岛上围困着9户家庭的25名群众,其中孩童9名,老人6名。一名战士把绳索捆绑在腰间,两名战士在中间一手拉老人、一手抓绳索,司务长刘小景背着孩子,骆仁刚队长垫后,试图从前湾的百亩坪涉水。走在最前面的战士缓慢地行进了大约10米远,突然被冲倒,训练有素的骆仁刚一声呼喊:“快回!”一把拽过绳索,全体人员全部安全上岸。

  19时30分,官兵安排全部被困群众住宿在安全住房内。随后在距离河面3米高的位置设立警戒线,在山头平缓处和警戒线位置,燃起熊熊地篝火。当晚,搜救队员和被围困群众在孤岛中度过。天空雷电轰鸣,头顶暴雨倾盆,周边恶浪滔滔。经过惊恐的一夜,依然围困在孤岛上的群众哪敢睡。这时,坚守在篝火旁的战士唱响了《党啊,亲爱的妈妈》《小白杨》,乡亲们听着悠扬的歌声,逐渐进入梦乡。

  8月7日9时,突击队员们在峪口村救灾大灶吃了几个馒头后,又投入新的战斗。

  打通救援通道

  8月6日17时25分,一位衣服全部湿透、到处是伤痕的中年人,腰间捆扎着绳索,肩扛一把结实的木杆,杆头固定着一把镰刀,步履艰难地来到峪口村救灾指挥部,要求我必须一字一句记录他说的话:“我叫殷延海,是一名退伍军人,经过5个小时,翻越两座大山,来向组织报告。我们页岭村村民无一人伤亡,全部在安全地带安置,这是其一;村委会大楼淹在洪水中,村卫生室全部冲垮,这是其二;从岭脑到峪口村界畔,全长13公里,地、路、桥全部冲垮,这是其三。这些情况,是村党支部书记让我专门来报告的。”

  与此同时,一直坚守在指挥部负责救援群众食宿工作的镇文化站站长通过微信,向已经到达白岭临时指挥点的同志发送了页岭村的灾情。至此,与麻坪镇抗洪救灾总指挥部失去联系的最后一个村,在“8·6”洪灾发生的18个小时后取得联系。

  8月7日10时,峪口村党支部书记组织20名身体硬朗的群众,抢修了白岭通往峪口村的山道,把急需的救灾帐篷和米面油背回来。15时,救灾帐篷全部撑起。19时,第一批食品抵达峪口村的东沟和熊耳沟。峪口村的救援通道全部打通。

  8月8日15时,峪口村抽调20名群众分为两组,一组负责从白岭中转物资,一组负责把物资转运到与页岭的交界处,页岭的救灾突击队再把物资运抵队伍所在的集中救援点。麻坪镇的救援通道全部打通。

Baidu
sogou